有赞连续加码直播电商,巨头混战下难突围,扭亏还需寻找新增长点

2020年以来,中国有赞在直播电商领域可谓是动作不停。此前,有赞相继推出两款基于小程序的直播解决方案,与映客直播、酷狗直播买通互助关系。日前,其又宣布认购爱逛直播母公司10%股权,并在5月17日主导举行了一场直播流动,有赞创始人白鸦也在当晚亲自下场,赶了一回大佬直播的潮水。

从追求互助到直接入股,有赞涉足直播电商的方式转变足以解释其加码这一领域的刻意。而在这份刻意的背后,更凸显其延续亏损的焦虑。

凭据财报,有赞自2018年在港借壳上市后,便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2019年,有赞划分亏损4.31亿元、5.92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只管疫情刺激商家更重视线上运营,导致有赞的付费商家同比大增,但其当季仍亏损0.75亿元。

在这一特殊靠山下,有赞加码直播电商被外界视为扭亏要害。不外业内人士示意,直播电商在2019年就已站上风口,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巨头,以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巨头早已入局,依附各自的优势率先吃下这波盈利。而有赞作为后来者,与前述巨头相比,在资源、流量等方面都略逊一筹,可分食的空间并不大。

连续加码直播电商,巨头混战下难突围

自薇娅、李佳琦在直播间频频刷新单场直播的销售纪录后,直播电商便最先受到各界普遍关注。近期,罗永浩、董明珠等企业大佬也纷纷试水直播,更是直接将这种新型营销模式酿成一种风潮。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到达4338亿元,预计到2020年规模将翻一番。艾媒咨询分析师以为,随着电商系统在中国已生长成熟,用户规模逐渐触达网民规模天花板,流量获取成本也越来越高,以“直播+电商”模式的兴起有可能成为电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

直播电商云云火爆,有赞作为电商SaaS服务商,正在尽力捉住这个风口。5月17日,有赞团结杭州栖悦城•西溪奥特莱斯配合举行的“全民狂欢购物节”正式开启;当日晚间,白鸦与快手主播二驴平荣配偶在现场举行直播流动,最终指导超3000万成交额。

稍早之前,有赞宣布认购爱逛母公司杭州爱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爱逛网络”)10%的股权。经股权穿透后,有赞创始人白鸦间接控股爱逛网络。爱逛网络主要从事直播营业,促进直播主播于电子商务平台上举行商品推广。

实在,这并非双方的首次接触,二者在营业层面早有互助。资料显示,爱逛是有赞云的开发者,其直播平台与有赞店肆也早已买通。本次投资行为,将使二者在营业上加倍互通,也能够为有赞扩充商家基于直播场景的销售渠道孝敬一份气力。

回到有赞自己来看,对爱逛网络的投资是其首次直接入股直播公司,在此之前,有赞涉足直播电商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为商家提供直播解决方案,以及与其他直播平台追求互助。其中,有赞于3月正式公布两款基于小程序的直播解决方案:一款是入驻小程序直播平台“爱逛直播”;另一款是在自有小程序内嵌微信官方的“小程序直播组件”,直接在小程序中实现直播与销售的闭环。

在互助层面,有赞除了先后与TCL、雅戈尔等多家厂商互助,周全开展电商直播营业,还与映客直播、酷狗直播买通互助关系,加上此前曾买通的快手、陌陌等平台,有赞险些已经拿下海内主流的直播平台。对于这块营业计划,有赞在财报中提到,“未来连续与更多有直播能力的平台互助”。

农货电商报告:”农村+互联网”融合加深,农货电商市场发展空间广阔

近年来,农村电商蓬勃发展,为中国乡村振兴事业注入了强劲动力。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农村电商事业造成了较大冲击,多地农货出现滞销,增加了脱贫攻坚战的难度。为帮助农户脱困,助力脱贫攻坚,各大电商平台纷纷伸出援手,从资金、技术、资源、人才等多

从这一系列行为不难发现,有赞已经将直播电商提升至战略高度,力图占有一席之地。然而,不愿签字的互联网考察人士指出,直播电商的先期盈利已被电商及短视频巨头吃下,后来者有赞除了直接竞争对手微盟等之外,还面临阿里京东、拼多多以及抖音、快手等巨头的围剿。

“在资源、流量均不具优势的情况下,有赞整体突围难度较大,应捉住更多流量平台、加速流量转化及变现。”

借壳上市后连亏八个季度,扭亏还需寻找新的增进点

先将时间线拉回到2018年4月,彼时,有赞在历时22个月后,终于乐成借壳中国创新支付完成在港上市。自2018年二季度最先,有赞最先以上市企业的角色披露业绩数据。

日前,有赞给投资者交出了一份喜忧参半的业绩讲述。财报显示,有赞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3.73亿元,同比增进48.9%。其中,SaaS及延伸服务收益约为2.65亿元,同比增进78.3%;买卖费收益约为9784.8万元,同比增进25.7%。

同时,其一季度的毛利约2.15亿元,同比增进77.1%;毛利率由去年同期48.4%上升至今年同期57.6%。其中,SaaS及延伸服务毛利率由去年同期71.6%上升至今年同期78.2%,买卖费毛利率由去年同期-2.4%上升至今年同期3.4%。

有赞方面示意,新型疫情发作以来,商家加倍重视线上谋划能力以及私域流量运营的价值。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约为9.1万家,同比增进48%;一季度新增付费商家约1.4万家,同比增进84%;第一季度,商家通过由有赞提供的SaaS产物发生的GMV达208亿元,同比提升119%。

而与营收、毛利及付费商家等指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赞依然陷入亏损泥潭,其一季度股东应占亏损为0.75亿元。与去年同期1亿元的亏损额相比,其当季亏损额同比收窄约25%,从趋势来看,有赞的净利润指标正在改善。

但若将时间线拉长来看,此前七个季度,有赞连续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额在0.72亿元-3.21亿元之间。2018-2019年,有赞划分累计亏损4.31亿元、5.92亿元,年度亏损总额呈扩大趋势。

从行业角度看,有赞的老对手微盟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大幅增进,净利润达3.11亿元,对有赞形成碾压之势。

2018年头,白鸦曾透露,有赞的主打旗舰产物“有赞微商城”在2017年Q2已经实现盈亏平衡,在Q3即已进入规模化盈利状态,Q4最先连续盈利。另外两个旗舰营业产物“有赞零售”和“有赞美业”也可能在2018年终实现连续盈利。

显然,有赞创始人对公司盈利能力抱有较高期待,但现在看来,有赞依然驰骋在扭亏的道路上。除了直播电商之外,其亟需寻找新的营业增进点。

本文源自蓝鲸财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