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们的福音来了!最高法脱手,袭击电商恶意投诉

最高法脱手,电商卖家“伸冤”有道

刚刚已往的618,本该是电商卖家们满载而归、喜笑颜开的日子。然而在这片欢声笑语中,一些卖家却没精打彩,没有享受到丰收的喜悦。

原来,一直安分守己的他们,突然在618前夕收到了平台的下架通知:他们的商品,由于商标侵权被投诉了!

明显是自创的标识,居然是别人的商标?况且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刻投诉,这内里一定有鬼!

没错,他们遇到的,是电商平台上臭名昭著的“恶意投诉”有些造孽商家为了袭击对手,通过虚伪陈述、伪造凭证和恶意抢注商标等方式,在平台上举行“诬告”,从而使对方的商品被下架,失去加入促销流动的机遇,手段极其无耻。

这种恶意投诉,不仅让无辜的商家损失惨重,而且严重破坏了平台的正常谋划秩序,同时也是对司法资源的极大虚耗,不责罚不足以平民愤!

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克日公布《关于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的征求意见稿,明确划定了适用“反向行为保全”的情形。通常相符条件的商家,都可以可行使反向行为保全的方式追求司法拯救。

也就是说,电商卖家遭遇恶意投诉后,可跳过平台,直接向法院申请接纳保全措施,恢复商品链接。饱受恶意投诉困扰的商家们,终于可以化被动为自动,实时止损,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了。

同时,对于法院处置恶意投诉案件,也已经有了先例可循。

6月初,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在收到某商家的申诉时,当日便对恶意投诉者发出了“克制投诉,即时生效”的禁令。这位商家在三年内被抢注商标者恶意投诉140多次,并被索要20万元以“赎回”商标。

云云恶劣的恶意投诉行为,显然是极具代表性的。这起案件的讯断效果,有望成为典型判例以供参考。有了法制的武器,被“冤枉”的商家们总算能吹响还击的军号了。

中小商家才是“弱势群体”

就线下购物而言,消费者往往被归为弱势的一方,有时刻就算吃了亏,也由于“贫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因素不了了之。

而在线上,便捷的申诉渠道和低廉的执行成本使得消费者维权意愿大大增添,同时执法也为消费者维权打开了方便之门。这在维护消费者利益的同时,却也给了造孽分子可乘之机,令中小商家们成为了弱势的一方。

好比,《电子商务法》《侵权责任法》明确划定了网络平台的“通知—删除”义务。意思就是说,无论是消费者照样其他商家,只要投诉了某种商品侵权,平台就有义务实时处置,否则就要负担执法责任。

这项划定的本意,是为了规制网络平台滥用“避风港原则”,揣着明了装糊涂,对平台上的问题商品“睁一眼,闭一眼”。但造成了平台“宁肯错杀一千,不愿放过一个”的“理性选择”,从而被恶意投诉钻了空子。

618电商大战过去11天后,马云、刘强东再创新高,黄峥笑而不语

今年618,京东累计下单金额2692亿元,同比增长33.6%。天猫累计下单金额为6982亿,两者均创新纪录。 后起的电商新贵拼多多,继续“百亿补贴”,只在6月17日晚间推出的“618超拼夜”晚会,没有公布下单金额,原因可能在于拼多多平台上的单价过低,公布订单数与

此外,与之相似的另有买家的“恶意差评”行为。有些心存邪恶的买家买来商品后,会有意挑毛病,甚至人为制造出一些瑕疵,以给差评要挟卖家退款。

他们专挑价钱不高、容易破损的商品类目和中差评较少的卖家下手,这种卖家因成本因素对照容易妥协。得手后商品自己使用或转手卖掉,虽然单次利润不高,但形成产业链后就成为了一种暴利。

不管是恶意投诉照样恶意差评,问题的泉源都在于权力人的申诉成本太低了,告赢了血赚,没告赢不亏,几乎是无本万利的生意。

而最高法的“反向行为保全”指导意见,也是在立法暂时不足的情况下,行使司法的手段对这些造孽行径加以制衡,增添他们的申诉成本。

着名执法人罗翔教授说过,若是自由不加限制的话,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克扣。中小商家们在种种“诬告”眼前就是弱势群体,而限制侵权投诉、给差评的自由,就是在防止这种克扣发生。

在未来,民法典也将完善相关的执法,平衡权力人、被投诉人以及网络平台的权力义务关系,制止网购投诉无门的同时,防止“知产流氓”和“职业差评师”钻执法空子牟利。

昭雪“冤假错案”,电商平台在行动

除了执法之外,平台方也应成为商家们坚实的后援,让他们能专心谋划,免受恶意投诉等事宜的困扰。

好比,去年年中,阿里法务就辅助商家王大春处置的一起典型的恶意投诉案件。

王大春是天猫上一个卖地毯的商家,2019年他的一个爆款已经做到了类目首位,销售火爆。然而自6月最先他就收到了徐某的接连投诉,声称他地毯上的图案侵犯了徐某的著作权。这款地毯是王大春的镇店之“宝”,占店肆一小半的销售额。

虽然经由申诉后商品链接得以恢复,但链接被删的几天,王大春店肆销量断崖式下跌,损失不小。于是,王大春向阿里法务求助,将徐某及其团队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损失。

阿里法务通过周全剖析案件材料,抽丝剥茧,很快查清了徐某等人同谋伪造权力依据的事实。今年4月,王大春等来了天津滨海新区人民法院的一审讯断:被告败诉,赔偿王大春经济损失共35万元。

作为电商平台,制订公正、合理的规则是商家信托的基础,若是规则发生了破绽,结果也不应由商家负担。任何电商平台都是由无数商家组成的,只有获得商家们的信托,平台才气吸引更多的商家。

相反,若是把商家推到了平台的对立面,视他们遭受不白之冤而不见,那么这样的平台注定不能恒久。

作者:刘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