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与外卖形态逐渐融合,「信天翁」为品牌提供即时电商一站式解决方案

2020年同城零售大战周全升级。

近场电商已经成为阿里下一个阶段的主要战略:今年4月,阿里将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而饿了么不仅与淘宝买通,入淘商户可在淘宝APP端展示店肆,且克日改版从“送外卖”升级为“送万物”;同时阿里零售通入局社区团购,将借助其笼罩的130多万家小店探索社区团购营业。

美团今年在同城零售方面也动作一再,现在已经集齐美团买菜、美团闪购、美团优选三架马车,其中主打“30分钟送货上门”的美团闪购定下了年成交额1000亿元的目的。

此外,京东在今年4月也建立了大商超全渠道事业群,整合京东超市、消费品事业部、新通路事业部、7FRESH和1号店。随着达达的上市,京东更进一步加快了同城零售的生长。

这样的靠山下,品牌们迎来了结构同城零售的好机会。但同城零售渠道与电商渠道是完全差别的运营逻辑,电商在全网范围内都是一盘货,而同城零售是面向内陆流量,对品牌来说,在区域内的营销、流量运营、仓储、物流等偏向都需要重新试探。

瞄准品牌方的痛点,李立勋于2019年7月建立了「信天翁」,专注为品牌提供一站式同城零售解决方案。李立勋是原饿了么首创团队成员,在饿了么被阿里收购之后脱离,而之所以建立「信天翁」,是因为他发现电商与外卖的形态正在逐渐融合——

对外卖平台来说,餐饮的增速已经放缓,平台需要加速拓展新的品类以追求增量,同时外卖领域的物流基础设施已经异常完善;对电商平台来说,已往十几年已经极大知足了用户“多、好、省”的需求,但在“快”这个维度,还可以通过外卖系统做得加倍极致。

不外,零售与餐饮差别,在区域内的供应很难完全依赖门店来承接。品牌方在线下的铺设能力不强,若是开品牌线下店,每个门店面向的需求涣散、货物结构涣散,单元模子的效率并不高。

腾讯电商,不够自信

来源:「零售老板参考」(ID:lslb168),作者:何寒秀,零售老板内参独家专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腾讯做电商,屡“败”又屡战。这些年眼见他人凭微信平地起高楼,腾讯一定很郁闷。 拼多多诞生前,别说是面对阿里这座高山,就算新起的平台要翻过京东、唯品会、

对此,「信天翁」希望用新的形式来组织区域零售的供应。总结来说,「信天翁」在区域内设立共享前置仓,互助的品牌方只需要把货放在这个前置仓内,同时在多个外卖平台上开设虚拟的官方旗舰店,就可以为外卖用户提供品牌商品的一小时达服务。

信天翁互助案例

除了前置仓,「信天翁」会为品牌方搭建内陆电商系统,包罗美团、饿了么、京东抵家、天猫超市、京东“物竞天择”等渠道,并提供这些渠道的代运营服务。早期「信天翁」的互助品类有宠物用品、冰品酒饮、日化美妆、零⻝、情趣用品等,现在已经与钟薛高、醉鹅娘、良品铺子、小佩宠物、薄荷康健、信良记等20多个品牌杀青互助。

与餐饮的外卖代运营相比,零售外卖涉及到仓储等环节,在有实体支持的情况下,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代运营的壁垒。为了更好地运营“门店”,「信天翁」自主研发了中台系统,能实时跟踪库存、订单配送和物流信息,并通过数据剖析来指导运营。

李立勋以为,现在外卖用户DAU已经跨越1亿,流量和物流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难点在于流量和产物的匹配。这个行业还处于早期生长阶段,在运营上需要不停探索,但团队历久看好这个偏向,尤其在疫情之后,用户对于即时抵家的服务需求越来越多,用户习惯的迁徙只是时间问题。

谈及履约成本,李立勋示意,餐饮外卖的配送是多点到多点,涉及到差别的出餐时间,而在「信天翁」的模式下,零售品牌的外卖订单是1点到多点,履约成本会低许多。另一方面,现在外卖订单以餐饮为主,天天在5000万单左右,而快递包裹为天天1-2亿单。随着订单密度的提高,外卖在履约效率上另有很大的优化空间。

现在「信天翁」在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已经设立了几十个点位,今年设计将点位拓展至100-200个点位,互助品牌增添至50-100个,预计年GMV在1亿左右。

「信天翁」团队现在共有40多人,总部位于上海。首创团队均有一线内陆电商平台中高层履历,有厚实的互联网运营履历。 此前,公司曾获得来自云九资源的1300万元天使轮融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