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直播“过热”行业规范“降温”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直播带货在2020年头“火”出新高度,而在今年618电商狂欢节时代,直播带货更是拿下了义无反顾的“C位”,成为今年618最大的看点之一,同时也成为各大电商平台新的主战场。

随着直播带货越来越火爆,各路人马如过江之鲫般齐刷刷涌入直播赛道。很显然,电商直播带货正处于一起狂奔的“野蛮生长”阶段,火得一塌糊涂是事实,直播带货乱象并不少见也是事实。

直播乱象频现

作为带货能力最强的方式之一,一场直播带货数千万甚至破亿已经成为常态,电商直播的带货能力是云云恐怖,以致于成为各大电商平台关注的焦点并连续加码。今年618时代,从企业CEO和流量明星纷纷跨界直播,成为电商直播生力军。

相关数据显示,停止6月16日早上7点,淘宝直播指导成交金额同比增进跨越250%,天猫618时代已经有13个直播间累计成交过亿。此外,京东618首小时销售数据显示,618最先2分钟,京东直播带货成交额破亿元。电商直播带货能力之强悍,由此可见一斑。

只管电商直播恐怖的带货能力超出人们的想象,但这件事做起来却十分简朴,或许在架起一部手机之后,人人都可以变身为带货直播。也就是说,电商直播的门槛并不高,那么问题来了。

既然电商直播火爆异常,准入门槛不高,那么短时间内各路人马一定加速拥抱直播带货,竞争自然也就日趋白热化。在直播带货近乎疯狂的竞争背后,种种乱象也最先不停浮出水面。

在直播带货KPI指标压力下,为杀青目的GMV,“恶意刷单”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就在不久前,甚至另有人质疑董明珠直播销售数据背后有格力经销商刷单的情形,而董明珠回应称基本不存在这个事情。

我们完全信赖以董小姐的人格魅力,定然不屑于刷单这种小手法,但这一听说仍然让许多人领会到了直播带货领域存在的这一行业乱象,或许只是没有露出出来许多。

在“恶意刷单”之外,现在直播电商行业还充斥着质量存疑、虚伪宣传等其它乱象。即使是头部主播,也很难做到独善其身。在2019年10月,直播“一哥”李佳琦在直播间推荐一款不粘锅,效果鸡蛋在锅中“到处粘”,引发了观众对直播带货物控的质疑。

实在哪有完全不粘的锅,说是不粘锅,或许也仅仅是由于这个锅比同类产物质量更好而已。与其说是李佳琦团队对品控掌握稍有欠缺,不如说是对产物功用有些强调的嫌疑。主播“强调其词”征象实在并不少见,耿直的罗永浩也未能幸免。

近期,有网友爆料称,统一产物在罗永浩直播间带货价钱比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高,而老罗宣称其直播间价钱是“全网最低价”,二者相悖。紧接着,老罗在520当天又由于带货的鲜花质量问题而站到了风口浪尖。

电商会是梦想起航的创业项目吗?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权,有的人选择自己创业,因为希望自己工作的时候可以自由一点,但有的人确实一直在为别人工作,就像有一个地方已经开了挺多的饭店了,你却想要再开个餐厅是一样,在这样的地方开总是会比去一个无人问津的地段,独自开一家饭店要好

虽然鲜花质量有问题是由于商家在物流环节做的不到位,老罗无法有用掌控这些环节,但这仍然能够反映出直播带货存在的产物质量风险。若是观众以为直播有强调的嫌疑,完全可以不下单,但收到的直播产物有质量问题,显然会让消费者加倍不满。

直播乱象一再泛起,显然将会在很大水平上影响行业的康健、良性生长。凭据中国消费者协会3月末公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有37.3%的受访消费者曾在直播购物中遇到过消费问题。消费者拒绝直播购物的主要挂念是“忧郁商品质量没有保障”和“售后问题”,这两大因素划分占比60.5%和44.8%。

为直播带货定“礼貌”

当越来越多的人对直播带货持张望态度时,行业生长将会放缓,甚至有可能陷入阻滞。在行业乱象的负面效应作用下,规范电商直播带货的呼声也越来越高,羁系部门终于脱手了。

6月17日,浙江公布《直播电子商务服务规范》尺度征求意见稿,为该行业各方参与者提供参考规范。这份尺度是海内首份直播电商行业规范尺度,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意味着直播带货之后将进入有规可循、有据可依的时代。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中国商业联合会就要求由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订行业内首部全国性社团尺度《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和《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两项尺度。

由此可见,有关部门正在麋集制订相关尺度,以期更好的规范直播带货行业。但直播带货仍处在“野蛮生长”阶段,存在许多羁系难题待破解。

众所周知,直播带货成交时间短,转化率高,往往能以低投入换来高回报,在利益驱使下,一些造孽平台往往纵容直播乱象,这就需要羁系部门加大袭击力度,提高直播平台的违法成本,才气有用禁绝直播乱象。

现在大量职员涌入直播带货领域,直播场次一起飙升,在让人眼花缭乱的种种直播流动中,单个主播违规被发现的概率并不高,尤其是宽大中小主播,这会让有过违规行为的主播抱有侥幸心理,导致直播乱象屡禁不止。

这个时刻,就需要借助于技术手段,施展人工智能、大数据在互联网羁系方面的优势,实时识别违规行为,第一时间通知羁系部门举行处置。云云一来,可以有用震慑宽大主播,让其自觉规范自身言行。

在相关尺度和规范尚未出台之前,直播乱象就已由来已久,虽然《反不正当竞争法》、《电子商务法》、《广告法》等均对电商直播带货拥有一定的管理权限,但或许在细则上不够完善,针对性并不强,因而在羁系力度上不够壮大。

在《直播电子商务服务规范》正式实行之后,直播带货行业有望竣事野蛮生长,正式迎来规范化、尺度化生长,由于《直播电子商务服务规范》对直播平台、入驻商家、主播、MCN机构等种种角色举行了周全规范。

直播带货正在黄金赛道上一起狂奔,行业规范的出台并非是为了约束直播带货的脚步,而是为了行业高速扩张的同时,还能够走得加倍稳健与理性。

作者:电商报 云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