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好的经纪人杨无邪,35岁入局电商直播,继续乘风破浪

“没有想到,有一天是靠体重施压朱一旦。”

首场电商直播竣事后,杨无邪的微博上,还在回味自己的带货初体验。

当晚淘宝直播上866万播放总量,和直播一哥李佳琦的一样平常播放量相比,并不逊色。且杨无邪从开局就接受了hard模式——卖贵的。兰蔻、雅诗兰黛、海蓝之谜甚至劳力士,都在这场直播中成为了上架品牌。

也是从这样一场直播最先,在娱乐圈险些到达了事业巅峰的杨无邪,正式进入了电商直播的队伍。

而更多人关注的,是这个35岁、集话题于一身的女人,这次又会若何乘风破浪。

踩在话题上的女人

众所周知,杨无邪最着名的,是她已往的经纪人身份。

“我是全中国最好的经纪人,我从来没有嫌疑过这点。”

事实如她所说。

早年一手扭转范冰冰的公众形象、立下“范爷”人设;把鹿晗推至征象级顶流;凸显声音特质,借配音综艺给身世正剧的朱亚文打造“行走的荷尔蒙”标签;又从赵又廷、春夏、欧阳娜娜,再到马伊琍、宋佳、陈数,杨无邪打造过的明星和艺人数目,足以撬动娱乐圈的风向。

就连最近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们》颇为吸睛的张雨绮,也是杨无邪互助过的工具。

除了互助过这些极具流量的明星,杨无邪本人,就代表着流量。

微博话题#杨无邪鱼尾裙#阅读量4.3亿,讨论量5.1万;#杨无邪任青你x导师#阅读量4.8亿,讨论啦6.7万,就连#杨无邪的rap#和#杨无邪删博#都有3亿多的话题阅读量。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踩在话题上的女人。

在前不久的《青春有你2》上,她从经纪人的角度,产出了不少金句,尤其是那句:“不信赖你的人,拿出所有的证据,他依旧不信赖你。”

以至于她能够武断地抛开已有的事业成就,迅速在抖音、小红书上靠短视频成为新晋的人气博主。同时在节目中曾经提到的“大码女装事业”,也不停被网友们催上日程。

这才有了6月1日的那份官宣:告辞艺人经纪营业,在壹心最先二次创业——敢于在人生的35岁走出恬静圈,换一个领域乘风破浪。

潇洒姐姐也要履历万事开头难

并非每一次潇洒的“出走”,都能一帆风顺。

6月15日晚上的抖音直播间被封禁,就让杨无邪遭遇了直播的第一次滑铁卢。

原本为了更好地展现自己,她特意穿上了深V领口的裙子,但平台却直接提醒领口过低。为了能够继续直播,只能想办法掩饰名目。

把头发所有聚拢到胸前,不行。把衣领手动上提,不行。用电子装备遮挡,照样不行。平台提醒照旧,甚至在十几分钟的折腾后,平台直接将杨无邪的直播间封禁,时间长达十分钟。

这让在事业里一路顺风顺水的杨老板,无奈地在申诉理由里写道:有被冒犯到。

面临随后天猫618当晚的流动,一直游刃有余的杨无邪,也最先有了和其他带货主播配合的挂念。

“一场直播要卖这么多货啊?”

“那要卖不完怎么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刻最先,带货能力已经成为了评价主播的主要维度。对于从娱乐圈转型进入电商直播赛道的“选手们”而言,既是压力也是动力。

至于杨无邪,顶着资源和“盛名”而来,前有薇娅、李佳琦树立的江湖传说,后有源源不停带有电商基因、自然发展于电商环境的主播,可以说压力更大。

抖音电商:这个618有点“冷”

相较于快手618的热火朝天,抖音似乎表现比较“冷漠”。本文作者通过对快手和抖音在产品、政策、活动以及抢人端的不同动作的分析,对两者电商布局的差异和动机展开了探究。 2020年的618,与往年有所不同。 所承载的意义不同:作为疫后拉动消费增长的第一个电商

天猫618当晚的官方直播间里,以“天猫随心花”分期消费为主题,融合了“异常6免1(6期分期,1期免费)”玩法的直播,她还专门邀请了姜思达和朱一旦等极具话题性的嘉宾举行加持。

“她的团队异常认真,不仅在相同过程中反映努力,还专程在直播前一天提前到直播园地举行了踩点相同。”电商在线向天猫随心花项目组领会到,杨无邪和团队对于带货首秀照样十分投入和认真的。

于是带货难,照样带艺人难,成了行业里闲聊的话题。

“这是她现在未实验过、还不算善于的领域,万事开头难,但我们对她的能力照样很看好的。”多年的MCN机构从业者邹远告诉「电商在线」,对于直播而言,MCN机构最主要的能力,就是对接和盘活资源,无论是货物,照样流量。

而这些对于杨无邪来说,似乎都在射程局限之内。

从经纪公司的品牌互助层面来看,并不是杨无邪的短板,反而是她所具备的竞争力。

经纪公司升级,或对MCN带来降维袭击

无论是杨无邪照样她所在的经纪公司,都具有直播行业所需的资源和能力。

“杨无邪这次,算是标志性事宜。”腾达孵化器创始人张腾告诉「电商在线」,杨无邪和壹心公司从事直播,会对整个行业带来一定的刺激。

6月1日,不仅杨无邪本人,壹心娱乐也官宣“二次创业”:未来会从一个焦点,逐步向演艺经纪、影视制作、直播经纪“三驾马车”转型。

其中明确点明直播经纪会成为接下来的重点之一。

“怎么增强电商属性,会是个致命的课题。”邹远告诉记者,对于经纪公司来说,和MCN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电商属性。

一个天生为电商而活,只是出生的较晚。但兼具了娱乐性的同时,直播能够更好的依赖电商和流量变现,依赖的主要是互联网平台。

传统的范娱乐则差别,明星更多依赖的是金主品牌,转化的方式相对传统和单一。

不少经纪公司现在面临突然的直播实验,暂时还不具备选品、招商的供应链能力。对此解决方式往往是挂靠第三方MCN机构,或是委托电商平台代庖。

前不久电商在线独家报道林允入驻淘宝直播时(“星女郎”林允正式进军直播,假名林着实),团队就是委托一家北京的MCN代理商卖力选品和价钱谈判,包罗园地和装备的准备。

此次杨无邪的淘宝直播首秀,也是由天猫随心花项目组,凭据她的事业定位以及民众认知,围绕“理想生涯祖先一步实现”的心智,举行选品。

背后的供应链环节,能够将直播的纯带货,引变为对于分享美好生涯理念的提倡。

相比于盲拼带货数据,在目的和效果上,她显然做出了“提倡理想生涯消费心智”这样加倍伶俐的选择。

这也是经纪公司的甜头所在。

“自身能够具备电商属性的经纪公司,或是能够填补明星定位在直播行业水土不服的专业团队,基本不需要转型,它们会给行业里固有的MCN形态带来一定的降维袭击。”在邹远看来,经纪公司生长MCN相关的职能营业并非转型,而是自身的一种能力升级。

整个行业,也都闻到了改变的味道。

经纪公司催生“新”主播

“未来MCN机构,也将在媒体和包装方面,正式高标准化。”腾达孵化器创始人张腾示意,经纪公司的介入,会让未来行业发生新的动向。“之后入局的主播,也越来越要有粉丝基础了。”

随着明星和主播间界线的愈渐模糊,带来的影响和改变,也势必是双向的。

对于明星而言,从流量的云端走下来,做到在直播间里接地气,只是第一步。更难的,是战胜身上与生俱来的标签属性。

“可能一些粉丝会为明星带货买单,或是帮自家爱豆冲代言销量,但我自己在购物的时刻,确实信赖直播主播多于电视明星。”王薇是典型的95后电商剁手党,淘宝直播日渐成熟后,早早地就成为了薇娅和李佳琦背后的女人。

然则对她来说,“若是明星先容穿搭,或是举行影视推荐,我会更容易接受。买东西这件事,可能他们自己也没有稀奇善于。”而这样的人群标签认知,存在于异常普遍的消费群体当中。这也是明星、跨界直播一再翻车的主要原因之一。

“若是团队能力,能够在供应链端补足明星的这方面短板,基于电商环境把作业做到位,实在会带来高质量的转型。”邹远示意,这方面的缺失,确实是不少顶流在直播间遭遇滑铁卢的现实因素。

此外张腾对于行业,曾经归纳综合出一个这样的理论:明星运营的是羡慕,网红运营的是嫉妒。

明星运营从一最先包装,就是自上而下的打法,靠的是资源的聚积,和粉丝走得并不近,已往在介入直播之前,链接明星和普通人的,只有微博这样的社交平台。

但现在像杨无邪这样的明星公司老板入局做主播,羡慕理论就不好使了。更多的是回到网红、主播的运营逻辑。

一个自己就是从接地气最先,一点点积攒发展起来的主播,带动力在于嫉妒,“人人都是普通人,为什么你可以这样鲜明?由于你卖的衣服悦目、化妆品好用吗?那我花钱买到和你一样的就好了。”

当从运营逻辑上“羡慕理论”最先失灵,想要从接地气的环境中培养出一个网红主播,太难了。因此成熟明星的粉丝和关注度,未来会逐渐成为职业主播也需要具备的条件。

(文中邹远为假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