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伤”无数 实体商业自营电商平台现状清点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贺阳)随着飞凡电商注销立案挂号,万达在电商领域的探索正式宣告失败。那么,实体商业自建电商平台是否就意味着“自寻死路”?为何商业地产大佬中少有玩得转电商之人?纵观当前仍活跃于市场的购物中心、商超、百货,它们的自营电商平台现状又若何?对此中国商报记者举行了梳理。

资料图 黄丹/制

“殒命”名单

谈到万达广场,在海内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谈到万达飞凡电商,即便许多业内人士也并不知晓。

6月9日,万达旗下电商平台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宣布注销立案挂号,现在正在紧锣密鼓地举行债务整理。飞凡电商的出生曾经被视作含着金钥匙,不仅背靠海内最大的商业地产商万达,同时另有百度、腾讯两大互联网巨头作为“帮衬”,在不少业内人士眼中,万达飞凡电商可谓“出道即巅峰”。

根据王健林最初的设想,希望有一个自营电商平台来为万达广场、万达百货等导流,后期将万达的消费者数据牢牢攥在手中,实现O2O(线上到线下)闭环后,再将万达飞凡电商所持有的商家、消费者大数据做成品牌输出,为万达以外的商业地产商服务。

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的万达飞凡电商,真真应了那句“出道即巅峰”。即便濒临倒闭,万达飞凡电商也没能弄清楚自己事实要做成什么产物。不可否认,商业模式不清晰、盈利遥遥无期、烧钱恰似无底洞等,都是万达飞凡电商致命的短板。

据不完全统计,历时六年,万达飞凡电商已经“烧光”了50亿元,万达飞凡CEO也已经走马换帅了好几任,可是,被寄予厚望的万达飞凡电商仍然半死不活,难有转机。现在,万达百货、万达文旅资产早已被打包甩卖,万达飞凡电商作为团体非主力板块,更是直接宣布注销。

除了阛阓外,线下商超也在孜孜不倦地生长电商营业,大润发旗下的电商零售平台——飞牛网即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2013年,大润发团体董事长黄明端高调宣布组建飞牛网,进军线上。2015年6月,在推出飞牛网一年半后,大润发又推出了平台类电子商城——飞牛商城,席卷全品类商品,直接对标京东、天猫等平台型电商。

据悉,飞牛网自上线以来,累计获得大润发母公司高鑫零售超10亿元的投资,并曾打出要做“B2C(企业对消费者的电子商务形式)行业前三名”的目的,但飞牛网运营三年后连连亏损。2018年2月5日,飞牛网宣布周全关闭。

海内另一家着名商超——步步高,则是做起了跨境电商的生意,但效果也是以惨败了结。步步高超市旗下的云猴网,作为湖南首家跨境电商平台,曾经红极一时。彼时,消费者只需要用手机扫描商品二维码,就可以在云猴网上轻松买到全球好货。

据领会,云猴网所销售的产物,均为海内保税区的跨境商品。根据步步高团体董事长王填的设想,步步高的线上和线下渠道可以形成差异化互补。从销售的角度讲,线上销量高的商品反馈到线下,线下也可以引进这种商品,实时制订销售策略。与此同时,对于线上的新产物,消费者若有体验需求,则可前往步步高的线下阛阓举行体验。

然而好景不长,仅仅降生两年的云猴网,于2017年12月31日宣布关停。虽然步步高并没有详细注释关停缘故原由,但据业内剖析,云猴网全球购的关停,主要照样由于跨境市场竞争猛烈、云猴网自身运营模式缺乏创新等。

电商之痛:刷单一时爽,补税哭断肠

在疫情的影响下,很多行业的生产经营都受到了影响,唯独互联网电商却逆势生长,众商家们也迎来了发展的“春天”。然而,对于个别商家而言,这个“春天”却犹如昙花一现,甚至还将面临破产的危机。 一、众电商家哭诉“补税补到破产” 近日,天猫京东平台部分商

处境尴尬

除了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实体商业自建电商平台外,现在,有个体百货仍在生长电商营业,可以说是频频碰钉子后仍在苦苦挣扎。

早在2017年3月,新世界百货就上线了“新闪购”民众平台,由于效益不理想后来就悄悄关闭了。在历经了大半年的调整后,“新闪购”平台再次在微信端上线。有仔细的消费者发现,该平台的货物相比以前变得加倍厚实,并有一定幅度让利。今年3月,“新闪购”第三次宣布调整,在扩大商品品类的同时,还增添了直播、预售、团购等营销插件。

在O2O营业上,“新闪购”的定位曾泛起几回摇晃。第一次推出时,消费者在平台上购物,则可以享受北京地区快递免邮,直邮抵家,顺丰负担配送。但第二次调整后,平台的配送抵家营业被作废,新世界的线上商城沦为货物的浏览窗口,商品配送服务仅仅局限于消费者在线上点单、线下柜台自取。第三次调整后,消费者在平台购置商品实付金额满588元才可享受包邮。

停止现在,新世界百货未曾宣布过线上销售方面的数据。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新闪购”平台的吸粉能力尚显不足,无论是美妆、个护、鞋类、服装照样其他品类,新世界百货都没有属于自身的强势板块,在行业内的存在感较低。

拒绝小幅试水,王府井百货的线上全渠道战略可以称得上是真枪实干,但砸钱事后也难挡连连亏损。早在2012年年头,王府井百货便组建自力运营团队发力电商营业。2013年,王府井百货又大手笔投资1亿元生长电商,但数据显示,2014年王府井百货电商项目已亏损4206.28万元。

现在,王府井百货正式生长电商营业已经已往八个年头,其线上商城仍然一直亏损,盈利遥遥无期。

蓬勃生长

除了上述或失败、或犹豫的探索者外,另有一部分实体零售企业的自营电商平台生长得还不错。

作为最早一批探索电商的代表,天虹早在2010年便最先涉足线上。履历了十年摸爬滚打,天虹百货转型数字化、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成绩单十分亮眼。停止去年年底,天虹数字化会员人数约2355万,数字化会员销售占比达73.6%,整年线上销售额增进42%。

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天虹自主开发了购物App、微信小程序等多种线上工具。去年,天虹推动了百货专柜抵家服务,打造系列平台工具让实体店导购和店肆实现了在线化,百货数字化线上专柜不停增添,百货专柜抵家销售同比增进逾三倍。

除了天虹之外,另有一家百货的电商营业也生长得不错,那就是北京汉光百货。相比“烧钱”自建App,自2017年起,汉光百货便和微信小程序举行互助,通过微信小程序入口,自建网上商城。同时推出了新版电子会员卡,微信支付累积的积分还能用于兑换商品。

在汉光百货的微信民众号上,消费者不仅可以实现线上下单线下取、直邮抵家,还能通过民众号领会门店近期的促销流动。对于统一件商品而言,汉光百货严酷做到了线上线下同货且同价,个体节假日、促销时代,主顾在网上商城还能享受叠加购置优惠、折扣。通过定向营销、精准投放,汉光百货已经培育了一批忠实的线上消费主顾群。

总的来看,区别于天猫、京东等平台类电商,大部分实体商业的电商营业都是基于所持商业体再延伸的自营电商平台,形式主要以App、微信民众号、线上商城、微信小程序为主。前期而言,需要大量的资金搭建平台、吸引客流,后期则需要对客群举行精准营销,定向推送从而推动复购。对于实体商业而言,线上线下早已不是两个对立面,但两者融合能走多久仍然有待市场磨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