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内最早的电商为什么逐渐边缘化?

01

昨天早晨员工刚一上班,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就带20多人,强行突入当当网总部的办公室,撬开保险柜、拿走了公司资料。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今年的4月26日,李国庆就曾带着五人突入公司,抢走了数十枚公章以及财政章。

时隔仅3月不到,这类的闹剧又再次上演。

现在的互联网大佬们打骂,就算背地里已经是闹翻天,外面都还要发发律师函、出出通告,顶多再发个微博取笑几句,好歹讲求个体面。

怎么到了李国庆这里,只是想回自己确立的公司里拿个资料,就搞得云云狼狈?

而且若是没出这类溜门撬锁的新闻的话,人人是不是都遗忘了当当网的存在?

1999年,李国庆和俞渝伉俪确立了当当网,率领图书的进入电商时代。

2005年,当当网整年销售额4.4亿,仅次于淘宝位列天下第二。

2010年的12月18日, 当当网在纽交所主板上市,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昔时销售额突破100亿元。

2016年9月16日,李国庆和俞渝伉俪以200万美元回购当当股票,意味着当当正式从美国退市。

2017年底,当当的净资产账面值仅3178.93万元人民币。

2019年1月20日,李国庆以一封公开信的方式宣布卸任当当网CEO,脱离自己率领了19年的公司。

被称为中国“亚马逊”的当当网有过绚烂的高光时刻。

但对比现在,为何亚马逊依然屹立不倒,而作为中国最早电商的当当却越来越边缘化?

02

当当网错缺失了2次“第二曲线”的战略结构。

“第二曲线”是我在“商业模式创新课”中经常提到的观点。

它是由英国的治理大师查尔斯·汉迪提出的理论。

其焦点意义即是创新与变化,甚至是损坏式创新。

他在自己的著作《第二曲线》中有这样一句话:“当你知道你该走向那边时,你往往已经没有机遇走了。”

其适用中国的一句古话来说就是“居安思危”。

正常一个公司的生命周期会履历引入、生长、成熟、衰退四个阶段。这是公司生长的”第一曲线”。

当第一条曲线还处在上升阶段,第二曲线就应该启动了。

以是当当网事实错失了哪两次站上“风口”的机遇?

第一次:别人“烧钱”全品类伸张,当当仍圈地自封

2010年最先,各种电商平台最先喷井式生长。

阿里、京东、网易考拉等疯狂“烧钱”,用来扩展品类、自建物流、开发金融业务、跨境电商等等。

作为后起之秀的京东,也在第一时间就上线了图书频道,正式杀入图书市场。

那时的当当刚上市,用户群重大、投资市场看好、资金流丰裕。

但李国庆在那时却选择了恪守图书城池,还隔空喊话刘强东:“你的资金最多只能撑到8、10月!”

直到厥后他发现,由于作者稿酬、纸张、仓储、物流等成本都在涨,图书的利润空间完全比不上其余商品的时刻,为时已晚。

第二次:专心做图书,却又错过数字阅读的风口?

随着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看电子书已经成为大多数用户的习惯。

亚马逊很早就预知到这一点,开发出Kindle作为进入数字阅读领域的武器,而且形成了完整的“内容+硬件”商业模式。

Kindle打入中国后回响热烈,迅速在用户心中确立认知。

而一年后当当网才开发出自己的阅读器。而且那时掌阅科技、书旗也已经在逐渐崛起,瓜分了本就不多的市场份额。

当当网两次在关键时刻的创新与变化、两次“第二曲线”的战略结构,都没有把握住机遇,最后只能黯然的做一个用户心中的“书店”。

“第二曲线”的战略结构,应该在什么样的时间点最先?

创新和变化该怎样落地实行?

商业模式的问题都可以从《正向盈利》这本书中找到谜底。由北京大学出书社出书,倪先生团队多年实践和沉淀,深度剖析全球上百个商业模式。

商业模式40讲正向盈利,从全球40个商业模式看企业的盈利和未来。

ps:现在购置图书还可以获得倪先生的亲笔签名,请下方留言给我们吧。

-更多的干货好内容可以购置以下的课程-

电商带货榜(7.6)| 朱瓜瓜夺抖音榜一,快手玉石类热销

带货榜:本期,淘宝“薇娅”总销售额达4651万,李佳琦总销售额达4187万,推动淘宝榜总额达到1.3亿元。 快手榜则由“玩家”以889万销售额夺得榜单冠军,热销品类为玉石。快手榜TOP10销售额达4284万元。 抖音榜则由“朱瓜瓜”以1518万夺得榜一,抖音总额为4851

01

昨天早晨员工刚一上班,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就带20多人,强行突入当当网总部的办公室,撬开保险柜、拿走了公司资料。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今年的4月26日,李国庆就曾带着五人突入公司,抢走了数十枚公章以及财政章。

时隔仅3月不到,这类的闹剧又再次上演。

现在的互联网大佬们打骂,就算背地里已经是闹翻天,外面都还要发发律师函、出出通告,顶多再发个微博取笑几句,好歹讲求个体面。

怎么到了李国庆这里,只是想回自己确立的公司里拿个资料,就搞得云云狼狈?

而且若是没出这类溜门撬锁的新闻的话,人人是不是都遗忘了当当网的存在?

1999年,李国庆和俞渝伉俪确立了当当网,率领图书的进入电商时代。

2005年,当当网整年销售额4.4亿,仅次于淘宝位列天下第二。

2010年的12月18日, 当当网在纽交所主板上市,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昔时销售额突破100亿元。

2016年9月16日,李国庆和俞渝伉俪以200万美元回购当当股票,意味着当当正式从美国退市。

2017年底,当当的净资产账面值仅3178.93万元人民币。

2019年1月20日,李国庆以一封公开信的方式宣布卸任当当网CEO,脱离自己率领了19年的公司。

被称为中国“亚马逊”的当当网有过绚烂的高光时刻。

但对比现在,为何亚马逊依然屹立不倒,而作为中国最早电商的当当却越来越边缘化?

02

当当网错缺失了2次“第二曲线”的战略结构。

“第二曲线”是我在“商业模式创新课”中经常提到的观点。

它是由英国的治理大师查尔斯·汉迪提出的理论。

其焦点意义即是创新与变化,甚至是损坏式创新。

他在自己的著作《第二曲线》中有这样一句话:“当你知道你该走向那边时,你往往已经没有机遇走了。”

其适用中国的一句古话来说就是“居安思危”。

正常一个公司的生命周期会履历引入、生长、成熟、衰退四个阶段。这是公司生长的”第一曲线”。

当第一条曲线还处在上升阶段,第二曲线就应该启动了。

以是当当网事实错失了哪两次站上“风口”的机遇?

第一次:别人“烧钱”全品类伸张,当当仍圈地自封

2010年最先,各种电商平台最先喷井式生长。

阿里、京东、网易考拉等疯狂“烧钱”,用来扩展品类、自建物流、开发金融业务、跨境电商等等。

作为后起之秀的京东,也在第一时间就上线了图书频道,正式杀入图书市场。

那时的当当刚上市,用户群重大、投资市场看好、资金流丰裕。

但李国庆在那时却选择了恪守图书城池,还隔空喊话刘强东:“你的资金最多只能撑到8、10月!”

直到厥后他发现,由于作者稿酬、纸张、仓储、物流等成本都在涨,图书的利润空间完全比不上其余商品的时刻,为时已晚。

第二次:专心做图书,却又错过数字阅读的风口?

随着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看电子书已经成为大多数用户的习惯。

亚马逊很早就预知到这一点,开发出Kindle作为进入数字阅读领域的武器,而且形成了完整的“内容+硬件”商业模式。

Kindle打入中国后回响热烈,迅速在用户心中确立认知。

而一年后当当网才开发出自己的阅读器。而且那时掌阅科技、书旗也已经在逐渐崛起,瓜分了本就不多的市场份额。

当当网两次在关键时刻的创新与变化、两次“第二曲线”的战略结构,都没有把握住机遇,最后只能黯然的做一个用户心中的“书店”。

“第二曲线”的战略结构,应该在什么样的时间点最先?

创新和变化该怎样落地实行?

商业模式的问题都可以从《正向盈利》这本书中找到谜底。由北京大学出书社出书,倪先生团队多年实践和沉淀,深度剖析全球上百个商业模式。

商业模式40讲正向盈利,从全球40个商业模式看企业的盈利和未来。

ps:现在购置图书还可以获得倪先生的亲笔签名,请下方留言给我们吧。

-更多的干货好内容可以购置以下的课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