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主播TOP榜出炉,薇娅辛巴李佳琦前三,平台谁在加速谁在落伍

李佳琦一年要直播389场,薇娅也差不多。行业TOP主播拼命维持着自己,由于一旦停歇,就可能被逾越。

这是WeMedia、鞭牛士、新腕儿、凤凰网娱乐团结宣布的《6月直播电商主播TOP50榜单》带来最直观的启示。

上榜的50名佼佼者中,不乏名不见经传的工厂、柜台主播,但榜上最靠前的几位,都为人所耳熟能详。榜单的宣布,也让主播和背后的平台有了集中的展示——无论是谁,都逃不外猛烈的竞争和站位洗牌。

抖音直播电商的代表罗永浩,从5月份的25位,降到47位。就连已经登上紫禁之巅的李佳琦,也从榜2降至为榜3。

带货GMV的数字背后,相比供应链能力和售后履约能力,更容易被首先关注的,是主播所在平台的流量规则。

“在GMV公正的基础上,我们会把大部门的平台资源都给到中腰部主播、中小商家自播、农民主播。”占有了榜单半壁江山的淘宝直播,流量计谋则并非外界所想,负责人玄德在接受「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采访时明确示意:每位新主播来都有稀奇的流量倾斜和珍爱。

快手电商相关负责人也告诉「电商在线」,平台更看重的是自身内容生态的生长,和用户体验的维护,并不看好以流量来浇灌头部主播的计谋。

在平台流量buff的加持之外,榜单上主播的排名之争,还在继续加码。

流水的排名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排名。

《直播电商主播TOP50榜单》延续宣布的这两个月,关注度飙升。

其中薇娅、李佳琦延续两个月稳坐前三,6月的TOP50榜单上,淘宝直播的主播占有了28个席位。

5月份位列第一的薇娅,总销量是第三名快手主播“爱美食的猫妹妹”的两倍有余,总GMV是她的五倍不止。

6月份快手辛巴回归,强势占有榜2,快手也以19个上榜名额,和淘宝直播形成了“两超多强”的主播款式。

相比之下,抖音在直播电商方面的显示,有些力有未逮。挣扎在3、4个上榜名额,单人排名最高的,也止步于前19

​而之前C位“出道”、声势浩大进入直播电商的罗永浩,也被榜单盘得明明白白。

竞位硝烟

“假的。”

只管不认可5月份宣布的《直播电商主播榜单》,罗永浩照样在微博上做出了对自己位列25名的回应。

集3亿曝光于一身的罗永浩,曾经在抖音的直播电商实现梦幻开局。

但好景没过100天,就迎来了他事业的高开低走——月度GMV下滑近腰斩、缺席直播,在线旁观的峰值人数从首场近300万人,跌至全场峰值6.5万。

只管电商直播圈子的马太效应显著,抖音平台的流量中央化,也没能让罗永浩“强者恒强”。

上海财经大学的电商研究员崔丽丽告诉「电商在线」,凭据抖音、快手平台的流量漫衍特征,若是没有什么稀奇的舆论事宜,款式应该是相对稳固的。

“但头部主播压力大,后面追赶的人许多。就连李佳琦也之前的身体问题停播,而遭遇了排名下降。”崔丽丽示意,主播要做好,就得围绕自己的特征——要么带好货,要维护好粉丝,不能停歇,一旦停歇就可能被逾越。

在主播竞位硝烟弥漫的同时,仍然有不少人想要入局。

“现在若是不带货,就像是个假主播一样。”作为杭州一家MCN的签约红人,小七之前一直以短视频为主,做内容产出,行使天天拍摄竣事的时间,通过直播跟粉丝互动。

一最先只是收收直播间礼物,维系和粉丝之间的关系,“电商直播这个说法有了热度之后,带货能力成了审核主播能力的KPI。”小七所在的公司,会每个月评选带货GMV最高的红人,以及营业能力增进最快的红人。

小七回忆,从今年3月份最先,自己所在的公司,最先增加了带货数据的统计。“许多之前做娱乐主播的同事,都逐步最先在直播间实验带货。”由于月度带货排名靠前的主播,能够优先接到更多的品牌互助,和直播资源位。

这让更多红人从内容形式上最先真正转型。

“机构和平台看中的,主要是电商直播的变现效率。”湛蓝MCN的运营黄泽然告诉记者,抖音、快手、微博这样的内容平台,不像淘宝有自然的电商基因,他们大多靠粉丝带来的孝敬,一最先只是流量。

这些流量需要通过广告、礼物来转化,才气带来一定的变现,往往粘性不高且转化率低。“然则在带货的直播间里,粉丝可以直接交付自己的消费能力。”

对于这部门消费市场,圆气文化的创始人赵圆圆曾预计,今年的电商直播市场迫近9000亿。凭据2018年600%的增速,到2020年预计122%的增速来看,他以为直播电商的瓶颈会在2.5万亿左右。

而在整个市场到达2万亿之前,则会一直处于盈利期。

如黄泽然所说,“这很难让市面上的内容机构不动心。”

粉丝人气≠成交额

直播带货,没有想得那么美——电商直播产业链现状调查

前不久,“口红一哥”李佳琦再次登上网络热搜,只不过这次不是因为网络直播销售业绩,而是作为特殊人才落户上海。如今,热闹非凡的直播产业,吸引了大众、明星乃至各领域精英争相涌入,直播带货这趟“快车”已经对市场和经济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在直播带货

“我已经会直播了,然则效果不太好。”

这是黄泽然从公司面试主播口中,听到最多的话。

若是说2019是电商直播元年,疫情则让2020成为了全民直播的元年。疫情时代,只要身份信息通过平台认证,无论你是职业的网红主播、记者、学生照样其他身份,都可以开启自己的直播间。

这让不少人都想去直播电商的潮水里碰碰运气,“人人都以为‘万一呢’,能卖一点就赚一点。”小七最最先也把带货作为弥补和实验,“直到厥后有了排名,再看看外面其他平台主播的带货能力,自己照样存在很大差距的。”

对此,公会OST的运营Cat示意,公会和机构来指导主播带货,并不是那么好培育的。“大多是以为电商的钱更好赚,但做得好的并不多。”

MCN所见长的,是培育以颜值、才艺、技术为主的娱乐主播。“但这些并不适用于卖货。”快手电商相关负责人告诉「电商在线」,快手上对直播电商的主播,更看重的是对商品的专业水平,以及是否具备销售技巧。在此基础上,才是直播间里的交流节奏。

快手上的许多原生主播,不少自己就是商家,转到线上后,平台会举行培训和运营方面的指导。“环节上的培育,平台大多是和第三方服务商举行互助。”快手负责人示意,电商主播很少是通过培育打造出来的。但也存在少数做得不错的MCN,他们大多有配合的基因:“创始人是电商身世,或者异常懂货物。”

而粉丝量大的主播,也并不都能跟“带货”画上等号。

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明星。

无论是榜上的淘宝直播、快手照样抖音,都邀请过明星坐镇。但从转化上来看,直播电商的消费者,对于明星的导购信任水平,远不如李佳琦、薇娅、辛巴等等这样的电商主播。

“很好明白,明星大多生活得‘不接地气’,他们推荐的产物,都市嫌疑自己基本没用过。然则像李佳琦这样导购身世的主播,自然就具有销售行业的公信力。”黄泽然示意,而这样的“亲和力”是很难通过速成培育来到达的。

因此不少明星在直播前声势浩大,却连连续直播都维系乏力。在带货主播的GMV排名榜单上,明星身份的带货主播,屈指可数。

在前不久光大证券宣布的研报当中,也有过这样的看法:中美流量平台自建电商从来就没成功过。而电商从来都不是一门流量生意,它是互联网行业中买卖链路最长的营业,复杂度远高于其他变现方式。

淘宝直播负责人玄德以为,直播电商的本质是电商,而非直播。换句话说,淘宝直播的立身逻辑,也从来都不是流量。

不能什么钱都想赚

若是说MCN需要在娱乐和电商主播的培育偏向中逐渐做出选择,那么平台也需要更明确的生长计谋,不能什么钱都想赚。

对此,淘宝直播的强电商属性一直很明确——把商业场景中的流量转变为主顾或者说消费者。在淘宝直播的负责人玄德看来,若是没有发生以上转化,流量对于淘宝的价值就不大。

因此主播可以是阛阓的柜台导购、工厂的工人、品牌的渠道商家,或是网店客服。他们离货更近、更能施展场的优势,也让淘宝直播能够施展出壮大的供应链能力,将指导进店率和商品打开率做到60%。

短视频起身的快手也一直异常清晰,直播电商对于平台的意义。

一直有不少用户反映,快手的电商直播入口很深、刷到带货直播要靠点运气,快手的相关负责人示意,“快手一直都不是纯电商平台。”不少用户都是前往娱乐,而非直接抱着购物目的。

但在保证平台内容娱乐性的前提下,电商营业从未被弃捐。

“我们通过算法来平衡这些需求,一方面电商营业需要生长,同时也让不想买的人、只想内容消费的人,不要看到电商内容。”相关负责人示意,现在快手平台的日活跨越3亿,其中直播电商的日活跨越1亿。

而快手给自己的定位,主要是知足消费者的非确定性需求。“我压根没想过要买器械,但有时看到,以为还不错,就买了。”不外,快手的电商负责人余双曾对外示意,“途经买个器械”的需求市场还不够大。

「电商在线」从快手平台处领会到,接下来快手电商会推出“快手好物同盟”,确立快手官方的选品池,通过官方相同,来为平台上的主播争取更多品牌进入分销库,打破粉丝数目给平台上个人主播、中腰部主播带来的限制。

相比之下,抖音则像是还没有准备好,就冲上了直播电商的赛道。

“抖音不像淘宝直播有电商生态,也没有快手之前的生长过程,官方一方面在推进电商,一方面平台又无法权衡秀场直播带来的流水。”黄泽然告诉记者,抖音的秀场流水照样异常可观的。

而在《直播电商主播TOP50榜单》的榜单上,6月份抖音平台也只占到了4席。

同时抖音上的广告变现模式,一时还无法改变。

信息流广告以短视频的形式,根据千次播放或是5秒有用播放来盘算用度,基本上决议了停留时长越短的内容,越容易被推送给用户。

带来的结果是粉丝追寻内容,而非创作者。因此粘性不强会导致转化不高。

但直播电商则相反,需要停留时长较高、转化效率提升。李佳琦、薇娅甚至是吴晓波、罗永浩的直播,时长都在3个小时以上。

就连以张庭、朱瓜瓜为代表的抖音主播,也更像是微商私域流量的胜出,而非借助平台的电商能力。

榜单的成就宣布,让主播有了焦灼感。纵然强如罗永浩,除了自个儿,整个直播团队也跑到了淘宝直播上开播,也是罗永浩对流量和变现的一种无奈。

“幸亏这样的排名,不管权衡是否绝对准确,但至少有一个统一的维度,定期在反映电商主播的市场划分。”黄泽然以为,这份每个月更新一次的榜单,已经对主播们带来了刺激。

至于接下来各大平台是否会调整门路,将显露出各自想要分羹直播电商的真正野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